• <menuitem id="yhbhv"></menuitem>
    1. <bdo id="yhbhv"></bdo>

      1. <nobr id="yhbhv"><optgroup id="yhbhv"><dd id="yhbhv"></dd></optgroup></nobr>
            1. 供冷供暖、燃氣發電、天然氣、技術研發
              咨詢熱線:0310-5900188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行業資訊
              聯系華東

              服務熱線:

              0310-3892865

              華東能源管理集團

              聯系地址(涉縣):涉縣開發區順通街1號

              聯系方式(電話):0310-3892865

              聯系方式(電話):0310-3892817

              聯系方式(電話):0310-3892361

              行業資訊
              中國能源報:多地著力解決城燃天然氣價格倒掛問題!
              2023-03-17

              日前,湖北省荊門市發改委發布公告稱,擬按照《政府制定價格聽證辦法》的有關規定,舉行荊門城區居民用天然氣銷售價格調整聽證會。公告根據居民用氣的實際情況列出了3套氣價調整方案,最高上浮0.61元/立方米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此后,廣東省化州市發展和改革局也發文調整天然氣銷售價格,對居民以外的其他用戶(工業、商業、公建等)管道天然氣價格由5.97元/立方米上調為6.31元/立方米。
                上述各地調價目的,均是為了解決城燃天然氣價格倒掛問題。自去年底河北省多地發生大面積停氣、限氣后,其背后的深層原因——天然氣價格機制不暢問題受到了政府主管部門的極大重視,解決這一問題被提上日程。
                據記者了解,國家發改委也于近日到各地調研走訪,了解燃氣購銷和價格情況,以及建立天然氣上下游價格聯動機制的經驗和困難,為研究完善天然氣價格機制進行摸底。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順價機制“順不下去” 
                隨著天然氣市場化改革的不斷推進,尤其是國家管網公司的成立,我國一些天然氣資源的價格不斷放開。比如,目前LNG、工業用戶的直供氣以及城燃的增量氣價格已經完全市場化,由上下游自行談判,城燃合同內的管道氣價格則受國家基準門站價管控,上浮最高不超過20%。但城燃企業的終端銷售價格仍由地方政府監管,這就導致當上游氣源價格攀高時,出現價格倒掛問題。
                因此,多地啟動的天然氣順價機制,被認為是疏解這一問題的關鍵措施。
                “順價機制提出很久了,因為上游價格是市場定價,下游價格即燃氣公司向終端用戶的銷售價格,一般都實行政府定價。這就導致調價很困難,每一次調價都要舉行聽證會,上游的價格一直在波動,下游價格不能得到及時調整,當上游價格過高時,城燃企業就會出現成本倒掛。”中國石油大學(北京)油氣政策與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陳守海對記者表示。
                陽光時代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陳新松指出:“之前,很多地方都啟動過順價機制,但啟動是啟動了,雖然順價機制設立了、制度也制定好了,但最后實施時,還是停留在制度層面,燃氣公司往往沒法按照調整后的價格向用戶收費。”
                陳守海也表達了相同的看法:“基本上各個省份都建立了順價機制,發布了順價的文件,但從實際執行的效果來看,據我了解,順價機制落實情況不盡如人意,存在種種困難。”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價格難以調節供需 
                去年年底,河北省多地農村出現煤改氣用戶被限氣、停氣的現象,受到政府主管部門的高度關注。這背后的根本原因,是我國目前的天然氣價格機制下,價格對供需的調節難以實現。
                “這個問題存在很多年了,也確實造成了很多問題。”陳守海坦言,“上游價格高,下游價格低,對燃氣公司來說,最簡單的處理措施就是能少供就少供,能不供就不供,這就造成下游缺氣。尤其是這幾年,我國天然氣對外依存度越來越高,國際市場價格波動比較大,整體處于上漲趨勢。這種情況下,矛盾就更加凸顯。”
                國家統計局日前公布的數據顯示,2022年,我國全年天然氣表觀消費量出現歷史首次下滑,同比減少1.69%至3663億立方米。
                “過去我國天然氣消費量基本都是保持每年百分之十幾的增長,去年的高氣價下,我國現貨天然氣進口量比預期減少。由于天然氣市場價格沒有理順,導致天然氣市場很脆弱,無法適應這么劇烈的價格波動,因此,價格對于供需的調節就沒法實現。一旦價格超過一定程度,供應就上不來,這就對我們的天然氣市場造成了傷害。”陳守海表示,“反觀歐洲,因為有很強韌的價格機制,在俄烏沖突背景下,即使價格漲到那么高,但仍然能夠保障供應。”
                在陳新松看來,價格機制不暢也將對地方經濟造成影響。“上下游價格倒掛,賣得越多、虧得越多,企業不愿意多賣,也就沒有動力去尋找氣源。這時最容易做的事就是‘壓非保民’,就是直接把工業用戶的氣停了。這樣對地方經濟來說,可能直接會影響當地的營商環境。尤其是對制造型企業來說,可能就會考慮搬遷到能源供應更穩定的地方,這將直接影響一個地方的經濟和GDP的增長。”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天然氣價格市場化是方向
                我國天然氣市場改革一直在朝著“管住中間、放開兩頭”的市場化目標前進,實現天然氣價格完全市場化。
                “天然氣價格市場化一直是堅定的目標,能夠上下游聯動起來的市場,才是一個健康的市場。但具體需要多久才能實現、阻力有多大,還需要討論。”陳新松說,“目前,首先要解決的是交叉補貼問題,現在是用非居民用戶的盈利去彌補居民用戶的虧損,這樣,非居民用戶的價格是很難有競爭力的。當前出現的大用戶直供、點供,其實都在圍繞著非居民用戶的價格競爭在做文章,為什么會遇到這么大的阻力,其實就是居民和非居民用氣交叉補貼問題沒有解決好。應該按照用戶的服務成本、用氣量大小這些客觀的因素去確定用戶應該承擔什么樣的價格,而不應該人為地劃分為居民用戶和非居民用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另外,天然氣交易的市場還需要進一步繁榮、活躍,并且,真正的用戶特別是大用戶參與度不夠。用氣量在1000萬方以上的大用戶,應該參與到市場,自己去采購、洽談更便宜的氣源,現在,大用戶更多的是被動地等待燃氣公司給他供氣。與此同時,各個交易中心還可以做更多的工作,比如,怎么樣讓市場主體真正在交易中心充分地競價,通過市場機制發現價格。”陳新松補充說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天然氣價格如何實現市場化?一下子全部放開肯定是不合適的,可以逐步放開。”陳守海對記者表示,“這主要取決于市場上有沒有競爭。如果競爭性的市場沒有形成,在供氣主體太少的情況下,可能還是需要在監管下適當放開。”

              经典偷自视频区视频真实|国产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a级|天天狠狠地打天天操天天干天天射
            2. <menuitem id="yhbhv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1. <bdo id="yhbhv"></bdo>

                1. <nobr id="yhbhv"><optgroup id="yhbhv"><dd id="yhbhv"></dd></optgroup></nobr>